2016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时以45亿美元的个人资产在《福布斯》杂志美国富豪排行榜上排名第275位,然而在2021年最新的《福布斯》杂志美国富豪排行榜上特朗普以25亿美元的个人资产排名第339位。因此有人认为特朗普在四年的总统任期内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其实特朗普还在任时就曾颇有些傲娇地表示:“总统这份工作使我亏了很多钱,但所幸的是我并不缺钱”。

据美国无党派研究机构响应政治中心统计:去年美国总统大选所产生的总费用已接近140亿美元。美国的总统大选历来都是一项烧钱的活动,而且每次大选的费用还呈节节攀升的态势:1860年林肯参选时仅用了10万美元,然而进入21世纪后竞选人的花费都至少在数亿美元以上。总统候选人招募资金的多少在一定程度上已成为决定大选走向的重要因素。

美国总统的工资同竞选的巨大开销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美国建国200多年间曾先后五次为总统加薪:1789年开国总统华盛顿的年薪是2.5万美元;1873年格兰特当选总统时年薪加为5万美元;36年后塔夫脱总统的年薪提高为7.5万美元;1949年杜鲁门总统的年薪升为10万美元;1969年尼克松总统的年薪升至20万美元;从1999年6月起美国总统的年薪涨到了40万美元。

在当前汇率水平下1美元大约折合6.4528元人民币,所以美国总统40万美元的年薪大约相当于258万元人民币,平摊到每个月大约就相当于21.5万元人民币。月薪20多万同普通工薪阶层家庭比起来显然是难以企及的高收入,但和少则数亿美元、多则数十亿美元的竞选经费比起来真是连零头都不到。美国总统的任期是四年,即使再连任一届也只有八年,也就是说最多也只能拿到320万美元的工资。

美国总统要指望用当选后的工资弥补竞选成本简直无异于痴人说梦。然而竞选经费其实并不是由总统候选人自掏腰包,而是由各大财团的金主们提供政治捐款。美国总统大选需要历经党内初选、两党全国代表大会确定候选人、全面投票、选举人投票等多个环节长达10个月以上的时间。如果再算上之前的各位候选人的造势环节,那么时间之长足够“有些妇女生两个孩子了”。

竞选活动中候选人要带上顾问、演讲稿起草人、新闻官等一大群随行人员。这些人的吃喝拉撒睡都是需要付出成本的,所以总统大选需要耗费大量财政资源。美国在建国之初的地盘没今天这么大,所以候选人需要走的地方没今天这么多。那时美国的政府规模也没今天这么大,所以候选人需要带的随行人员也没今天这么多。那时候选人会直接与选民面对面,可如今却需要和很多商业代言组织合作。

这一系列因素导致美国总统大选变得越来越烧钱:1860年林肯竞选总统时只花了10万美元,然而1960年的总统大选所花成本已是百年前的100倍。到了1996年两党大选的总花费已升到2.32亿美元,2004年进一步上升到8.203亿美元,2008年升到了17亿美元,2012年更是直接飙升到了50亿以上。2016年共和党与总统大选加上国会大选的总费用超过了70亿美元。

由此可见美国总统大选的花费每次都会涨:不是每次涨个百分之几,而是成倍数在增长。美国建国早期的华盛顿、亚当斯、杰斐逊这几个总统本就出自富裕阶层,所以那时美国大选对从外界获得政治献金这种需求并不大。然而随着政府规模的日益庞大、政党组织活动的复杂化、信息手段的日益丰富使竞选成本一路飙升。在这种形势下再要靠竞选人自掏腰包可就不现实了。

这时各大财团的金主们开始瞅准时机为自己中意的候选人提供政治献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财团金主们之所以为总统候选人提供竞选资金绝不是无缘无故的施舍,为总统候选人提供竞选资金对他们而言就是投资于政治这桩特殊的生意。当然他们的任何投资都是需要得到回报的:通过把自己中意的候选人送入白宫就能使国家政策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倾斜。

一开始财团金主们会要求候选人在当选后为自己安排政府职位。进入政府部门后可以获得更多的内部信息,从而更容易找准自己接下来的投资方向。财团金主们为候选人提供的竞选经费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找补回来的。1881年履职不久的总统詹姆斯·加菲尔德因为没给竞选时的某位支持者安排令其满意的官职而被刺杀身亡。受到震动的美国政府在两年后开始着手实行公务员制度改革。

从此以后那种明目张胆的卖官鬻爵现象消失了,然而政治人物对竞选资金的需求依然客观存在,所以政治人物要想上台还是必须与财团金主们合作。此后财团金主们不再谋求进入政府部门任职这样的目标,不过他们仍可以通过自己扶持的政治人物获得特殊的政策优惠。在美国总统和财团之间就这样形成了利益共同体。其实在美国当总统主要目的倒不在于为自己捞钱,而是为了自己所代表的幕后金主集团争取政治利益。

美国总统大选的费用是由总统候选人募集的,然而并不是由总统候选人自掏腰包,事实上主要还是由财团金主们赞助的。这样的权钱交易模式当然存在诱发腐败问题的可能,所以美国历史上也不断有人抨击竞选背后的权钱交易。在民意的压力下美国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法案对这样的行为进行规范限制。美国联邦竞选法规定:任何个人在同一年内对同一竞选人的捐款不得超过1000美元。

与此同时还规定对所有候选人的捐款不得超过25000美元,对同一政治行动委员会的捐款不得超过5000美元,对同一政党的全国委员会捐款不得超过20000美元。出台这些规定就是为了限制巨额捐款者和大企业通过曾受惠于自己的当选者影响公共政策。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漏洞百出的法律加上没独立的监督机构显然无法阻挡各位金主们继续自己的暗箱操作。

二战后日益普及的电视开始被政治人物和在背后支持他们的财团金主们充分利用起来了。以前候选人要造势只能亲自去和选民见面,所以几乎需要跑遍全国绝大部分地区。随着电视的普及使电视广告成为了政治人物为自己争取选票的一种工具,然而昂贵的电视广告费用不是个人所能负担得起的,只有在得到财大气粗的财团支持这一前提下才能承受得起高昂的竞选经费。

这导致的结果就是使选举成为了富人才能玩得起的游戏。美国政坛出现过罗斯福家族、肯尼迪家族、布什家族这样的政治世家,而在美国商界代代传承的家族财团更是比比皆是。美国的政治世家、商业世家都热衷于举办各种各样的家庭聚会,而这样做就是为了让自家后人与其他几大家族的大佬们建立联系,从而确保各大家族之间的合作关系。其实美国历史上真正出自平民阶层的总统并不多。

美国总统身后或多或少代表着一定的商业利益。这可是比每年区区40万美元的工资要大得多的利益。自己本身就是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在2016年的大选中像以前的所有总统候选人一样也拉到了很多大企业财团的赞助,即使如此他本人仍不得不为这场竞选自掏腰包6600万美元。这一行为直接导致了他的个人资产减少,但也为他成功登顶总统宝座创造了相当大的有利条件。

特朗普在当选总统后“高风亮节”地宣布:每年只象征性地拿一美元工资。事实上每年40万美元的工资对他这种身价的人根本就不算什么。特朗普当选总统后表面上每年只象征性地拿一美元工资,然而身为总统的影响力却在无形中使他的资产实现了增值。表面上2021年特朗普的个人资产比起他当总统之前少了20亿美元,可实际上特朗普个人资产的缩水其实主要还是发生在2020年。

说到这儿可能很多人已猜到特朗普个人资产缩水的原因就是新冠疫情。事实上新冠疫情期间很多人的财产都缩水了。众所周知美国在这场新冠疫情中是累计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整个美国经济都受到了新冠疫情的强烈冲击。特朗普家族旗下的产业中酒店、度假村占有相当的比例,然而酒店旅行业恰恰是疫情期间受冲击比较大的产业之一。因此特朗普个人资产的缩水实在太正常不过。

特朗普资产的大幅缩水跟他是当不当总统并没直接关系:就算他没当总统也可能会因为疫情导致资产缩水,甚至如果他没当总统的话可能会损失得更加惨重。在2020年的新冠疫情之前特朗普的财富在2017年也曾一度出现较大幅度的缩水:当时特朗普刚在总统竞选中花费了大笔成本就又碰上纽约市的零售和办公地产市场疲软。就在特朗普刚当选总统的2017年初他的个人资产一度缩水到15亿美元。

然而到2020年初他的个人资产已有31亿美元。由此可见特朗普中间近三年左右的任期内个人资产其实是一直在增加的(翻了一番左右)。如果不是因为特朗普政府自己在抗疫工作上的不给力,那么也许在后面一年的任期内特朗普就能恢复自己在2016年以前的身家。特朗普个人资产的缩水除了受疫情影响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把家族产业交给了子女们打理。

特朗普当上总统后就把自己的家族企业交给了女儿伊万卡、儿子小唐纳德和埃里克几个人打理。表面上特朗普的个人资产的确因此而缩水,可实际上特朗普的家族公司却依然在发展,而且身为总统的特朗普还可以在政策上给予自家公司一定的便利。如果你看特朗普家族公司的资产变动情况其实就不见得有特朗普的个人资产那么大的缩水幅度。四年的总统任期使特朗普为自己的家族收获了巨大的名气和利益。

在成为总统之前特朗普尽管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但在美国之外他的知名度还是比较有限的。特朗普小时候曾梦想成为一位明星并一直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作为房地产大亨的特朗普经常参加美国各大选秀节目就是为了出风头赚名声。特朗普在成为美国总统之后世界上已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的大名了。四年的总统任期使特朗普乃至他的整个家族都出了名。

尽管如今特朗普的总统任期已画上句号,可他给自己家族子孙后代带来的隐形利益却会不断释放:特朗普在任期间他的女儿伊万卡等人也跟着大出风头。四年总统任期积攒的名气威望对特朗普家族的后代从政或经商都是一笔可观的隐形财富。如果特朗普没当过总统,那么若干年后世人也许会遗忘他。然而如今无论你喜不喜欢特朗普都必须承认这个人会被载入人类史册。

尽管特朗普在任期间每年只是象征性地领1美元的工资,可特朗普上任后几乎每隔3天就要去一次自己的会所,每隔5天就要去自己的高尔夫球场打一次高尔夫球。特朗普在四年的总统任期间内在自己的球场打了300多场高尔夫。一次高尔夫球场的费用(包含安保力量)预计在60万美金左右,这早就超出了特朗普年薪40万薪水。要知道特朗普每年光是交通费用就需要大约3.5亿美元。

特朗普任在任期间他的度假、打高尔夫球、交通费等费用都不是自己出的,而是由美国纳税人为他的这些开销买单。美国总统即使在退休卸任后也依然享受一些在任时的待遇——比如终生的免费医疗待遇。美国的医院其实也分公立和私立两大体系:在美国这个典型的资本主义国家大多数医院都是私立的,公立医院在美国主要是军队系统的医院。卸任总统生病后如果去军队医院治疗是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的。

只要在总统那个位子上坐了一天就意味着可以享受终生的免费医疗待遇。1968年以后美国联邦总务署被授权为卸任总统及不超过2名助理提供公务旅游费用。目前美国退休总统有关安全和相关旅游费用的上限为100万美元,其配偶的旅游上限费用为50万美元。美国总统卸任后政府还是会24小时保护前总统及其家人的安全。除了保镖之外卸任总统仍可以继续享受政府为其配备的厨师、专车司机,仆人等相关人员提供的服务。

其实美国总统退休以后收入增加还是比较快的。除了政府提供的退休待遇之外美国历届卸任总统也会自己想办法挣钱。美国总统卸任后往往利用自己的人气出书或出席各种商业、娱乐活动。这一方面可以为自己带来不菲的收入,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维持自己的知名度。克林顿卸任后就写了《白宫岁月》与《我的生活》两部回忆录:前者为他赚了300多万美元的版税,后者使他赚了1000万美元的版权费。

出回忆录几乎成为了美国总统卸任后一种普遍的挣钱方式:继克林顿之后小布什、奥巴马也都出过书。总统卸任后尽管不再拥有政治权力,可毕竟名声影响力还是在那儿。因此很多企业也愿意邀请前总统参与各种商业、娱乐活动。这些企业的做法实际上相当于是在无形中为自己打广告。小布什退休后前三年演讲超过200场:遍布美国、印度、韩国、日本等地。

总统在任时积累了的名望人脉在卸任后都是能换来钱的无形资源。不仅会有企业邀请他们出席各种活动,还有些企业会邀请他们去游玩。奥巴马卸任时就被英国富豪英理查德·布兰森邀请到加勒比海的私人小岛玩冲浪。奥巴马是带着自己的家人、保镖、助手100多人乘坐私人飞机去的。卸任的前总统尽管在政治上没什么权力,不过前总统的人脉资源依然是一块金字招牌。

表面上特朗普现在个人资产是缩水了,可他也完全可以效仿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等人一样靠出书、演讲赚钱。不过这仅仅只是理论上的可能性而已:特朗普任期的最后一年内发生了新冠疫情失控、黑命贵运动、国会山事件等等。特朗普甚至差点在最后时刻被弹劾下台。特朗普确实有演讲的口才、出书的能力,可会不会有人邀请他去演讲、有没有买他出的书就是另一个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