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职业跨度从天使投资人到创业者;从上市公司高管到公务员;从企业家到推销员;从学生到退休人员;

让记者惊叹的,不是他们的成绩,也不是年龄、身份的跨度,而是手球运动带来的光芒人生,体育精神带来的自由与平等,竞赛中迸发的强者气质。

“手球是强者之间的对抗。如果你想证明自己,应该试一试手球。”紫京手球队的右内锋杨正宏说。

赛场外的杨正宏,是弘道资本的创始人。令记者惊讶的是,这位用左手射门的队员,竟然是3W咖啡、人人贷、太和娱乐、ofo共享单车等知名公司的背后投资人。他说:“正是通过手球,我学习并懂得了什么是团队合作。这让我终生受益。”

紫京手球队是全国排名数一数二的业余手球队,包括7名清华大学毕业的校友,以及来自国内各专业队的退役运动员。对手球的热爱,让不同年龄、背景和职业的他们在赛场上走到一起,企业家、公务员、工程技术人员、警察、体育老师、推销员、投资人……

“尽管我们平时的生活完全不同,但只要大家一换上球衣,就都是尽职尽责的运动员。”紫京手球队中锋李文岳说。这位曾经是国家手球队队员的光头汉子,不仅要承担退役后的生计,更要照顾先天患病的孩子。然而,每当踏上球场,老李总是意气风发。他主动承担起整个紫京队的赛前训练,是队员们共同敬重的技术指导。赛场外,老李在一所专门针对脑瘫和自闭症孩子康复训练的学校做训练师,他将自己多年的手球经验,用来帮助有运动障碍的孩子。

一直默默赞助球队费用的杨正宏,在采访中形容自己“只是一名执行者”。他说,让更多的人了解手球,分享手球的快乐,让它流动起来,这才是他所愿意看到的真正价值所在。

“手球不仅是一项运动,它更是一种介质,把不同的人凝聚在一起。”边锋王益民对此感触良多。这位上市公司的高管,同时也是三个孩子的父亲。而每个周末带着孩子们一起打手球,已成为他和队友们的习惯:“让孩子感受父辈在赛场上的坚持,这就是我们渴望传递的。

(左:王益民 中软金卡CEO/边锋,右:于洪泉 海淀区手球协会会长/组织、教练)

三十年前,杨正宏踏入清华大学,和睡在上铺的兄弟王刚一起加入了清华手球队。当年,清华手球队几经辗转杀入全国专业队联赛,并获得了名次。从此,莘莘学子的青葱岁月熔合了泪汗交织的骄傲记忆,而手球也成为他们生命中永不磨灭的那一片明亮底色。

“当年球队的师兄们,除了手球技巧,还有他们的学术态度、为人处事,在大学期间给了我巨大的影响。”王益民说,他相信Pay it forward的精神会在紫京手球队一直传承下去。

陈良程,几何科技创始人。“1999年从清华毕业时,总结大学五年,似乎就只做了三件事,一是打手球,二是远途骑行,三是一个人写了十万行软件代码。”两年前,他在手球场上负伤,脚跟腱断裂。好不容易丢掉拐杖后,他始终坚持康复训练:“就为了可以重新去打球。太渴望回到赛场了,真的,心里既期待又忐忑。”

姚燕军,清华毕业后一直从事技术工程,对手球的痴迷程度可谓“走火入魔”。他不仅成天央求妻子帮忙传球练习,到了夜里,竟然双手紧紧抱着手球睡觉……老姚解释道:“这么多年来,总觉得自己球感不好,苦练不得而沮丧。琢磨来,琢磨去,想出这么个方法:抱着球睡觉,或许能够给我点帮助,增加双手对球的感觉…….”

2009年,清华手球队老守门员韦文广和海淀区体校副校长于洪泉相遇。他们商量着把当年各自的伙伴都联络起来,萌生了共同组建一支手球队的念头。老韦的提议,迅速得到清华大学校队老队友们的热烈响应。与此同时,老于也很快发展了一批从专业队退役的队员。无论是从清华大学毕业,还是从专业队退役,这群曾经热爱手球的人,在多年来的各自奔忙中,由于国内手球场地稀缺、加之这项运动少为人知,内心深处总是仿佛有某种缺失,直到——

2009年早春,球场集结号响起。往日并肩作战的队友们再度聚合,翻出尘封已久的球衣。多年不见的陌生、荏苒的光阴、人至中年的种种得意或不得意,都在换上球衣的那一刹那烟消云散。已经不再年轻的身体再次奔跑、碰撞、跳跃、冲击……一场场汗水洗礼往昔那遗忘手球或被手球遗忘的岁月,兄弟依然在。

2015年,这支球队正式命名“紫京队”。队名是“紫荆”的谐音,而紫荆花则是清华大学的象征。

五月底,第三届全国手球业余锦标赛即将在北京举行,来自各地的12只手球队将参赛角逐。

而紫京手球队的所有队员都已经知道了一个秘密:队员黑耕晨,将在球场上向心爱的女友求婚。

“手球和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改变我的人生,一个将要陪伴我走完人生。所以,我一定要,一定要赢得比赛,然后向她求婚。”小黑说。

小黑笑着回答:“不会,我们不能输。相信我,所有队员都会为了我,拼尽全力去赢得比赛的。”